零食很忙牵手赵一鸣,量贩零食的故事迎来结局?
观潮新消费 2023-11-14 1627
11月10日,国内量贩零食两大品牌“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正式宣布进行战略合并。

作者 | 王叁;来源 | 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

11月10日,国内量贩零食两大品牌“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正式宣布进行战略合并,零食很忙创始人晏周将继续担任零食很忙CEO,赵定将继续担任赵一鸣零食CEO,同时晏周兼任集团公司董事长。

当量贩零食店成为万亿休闲零食赛道不容忽视的黑马,在这个以模式换效率、以规模求生存的新兴领域中,速度已经成为唯一的真理。短短四年,就已跨过了新式营销、渠道提速的竞争阶段,进入整合并购、强强联手的割据战。

在两超多强的格局松动之前,在量贩零食行业陷入价格战之前,在资本失去对零食赛道的耐心之前,两家头部企业高调合并,是强者恒强还是抱团取暖?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01 “超”“强”合体

在这笔让双方底层员工都来不及反应的“合并”发生之前,中国的量贩零食赛道刚刚形成相对稳定的格局——两超多强。

“两超”是零食很忙和万辰生物,分别占据18.5%和17.5%的市场份额,“多强”则包括零食有鸣、赵一鸣、糖巢等众多区域品牌。

而在两超多强的格局形成之前,头部两家企业正巧是此次合并的主角——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

搅局者万辰生物,全称为福建万辰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21年4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是“四大食用菌”上市公司之一,专注于鲜品食用菌的研发、工厂化培育与销售。

2022年8月,休闲零食成为新消费风口,万辰生物成立南京万兴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进入量贩零售行业。随后,万辰生物食用菌类业务所占比重迅速下降,主力位置被零食业务抢走。2023年上半年,转型不足一年,万辰生物量贩食品营收约19.49亿元,占比达87.91%;食用菌贡献营收2.679亿元,占比为12.09%。

2023年9月12日,万辰生物举办零食零售品牌合并发布会,将旗下的来优品、好想来、吖嘀吖嘀、陆小馋等四大品牌正式合并,统一品牌名为“好想来品牌零食”,好想来旗下的量贩零食门店总数合计超3300家。

(来源:好想来官方微博)

9月28日,万辰生物宣布以867.75万元购买宁波博全商贸有限公司的100%股权,又将量贩零食品牌“老婆大人”收入旗下。收购完成后,好想来门店数量突破3800家,从规模上超过了赵一鸣零食,成为行业市占率第二名。

万辰生物的收购式卡位,让量贩零食行业形成了两超多强的行业格局,也打开了战略投资并购以扩大市场份额的思路。在未来几年中,量贩零食行业的竞争将再度加剧,现有格局并不稳固。

比如,零食很忙战略投资恰货铺子,爱零食接连控股恐龙和泰迪、胡卫红零食、零食泡泡,零食舱战略整合了零食么么的所有门店。

连续的收购与整合,意味着量贩零食不但是新消费冷静期内为数不多获得资本青睐的赛道,也是内部投资与收购更为频繁的行业。

究其根源,量贩零食行业集中度并不高,“超”与“强”之间的差距也不大,面对零食大市场的整体波动,量贩零食赛道仍充满诸多不确定性,甚至没有稳定内卷的环境,只求抱团取暖,迅速坐稳牌桌。

于是,当好想来抢走赵一鸣零食的第二把交椅,“老大”与“老三”迅速联手,就显得顺理成章。

零食很忙于2017年诞生于湖南长沙——一座被誉为“新消费之都”的网红城市。与同期成立于此的新消费品牌类似,零食很忙初期主要深耕湖南市场,直到2021年才开始走出大本营,并于同年完成了2.4亿元首轮融资,投资方为红杉中国、高榕资本、启承资本等机构。

成立六年,零食很忙成为赛道头部企业,秘诀是“快”。公司官网显示,从首家加盟店到100家加盟店,零食很忙用了1年时间;而从1000家门店到超过2000家门店,零食很忙只用了8个月;截至今年10月11日,其全国门店已超4000家,而去年底门店数量为2000家。

赵一鸣零食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起始于江西宜春的品牌。不过,尽管赵一鸣零食品牌于2019年才成立,但创始人赵定早在2015年便在江西宜春开设了一家120平米的零食店,也是零食界的老玩家。

一位投资人曾提到,与三只松鼠靠电商迅速起飞不同,线下零售店往往会经历由慢到快的发展阶段,前期需要花大量时间反复打磨门店、验证模型,待到店型成熟才是大规模扩张的开始。

量贩零食店也遵循这种思路,只不过在“大量时间”的环节上极度压缩。

今年2月,赵一鸣零食获得由黑蚁资本领投、良品铺子跟投的1.5亿元融资,估值在15亿元左右。融资完成后,赵一鸣零食开始加速扩张,门店数量从2022年初的84家拓展到目前的2500多家。

事实上,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的合并早有端倪。

10月16日,良品铺子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广源聚亿将以1.05亿元的价格转让所持赵一鸣零食3%的所有股权,受让方则是黑蚁资本。二者正是赵一鸣零食唯一一次融资的投资方,如今看来,这笔交易是为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的合并所做的铺垫。

对于赵一鸣零食而言,与零食很忙的合并将重回“两超”梯队,将“一步慢、步步慢”的局面扼杀在摇篮里;对零食很忙来说,良品铺子、百草味、三只松鼠们来势汹汹,求大求全才能保持持续增长。

不过,此次“战略合并”从每个环节都透露出不同寻常的意味。

首先,双方是战略合并,而不是战略投资或收购。以合并的方式进行联手,优势在于更快的速度与更低的成本,但同时会在经营与磨合层面留下隐患;

其次,双方的品牌与人员不变。双方旗下的店铺名、管理层、经销商、员工体系都不变,晏周将继续担任零食很忙CEO,赵定将继续担任赵一鸣零食CEO,仅从双方声明中的“晏周兼任集团公司董事长”一句,可以推断出部分增量信息——双方将成立集团公司,且零食很忙稍占主动。

第三,保留各自品牌且业务独立运营。在业务层面保持各自独立性,但又要在产品供应链、品牌建设、区域布局上加强优势互补和战略协同,这为双方在上下游的资源整合方面增加了难度,也对上市等战略规划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限制。

但在双方看来,此次合并无疑是利大于弊的。 

零食很忙方面表示,此次战略合并,是双方基于共同价值观、经营理念以及对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研判下做出的前瞻性决策,“双方将取长补短、深度共荣,共同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产品,为加盟商伙伴更好赋能,为行业健康发展贡献力量”。

赵一鸣零食方面则表示,合并后双方在产品供应链上将具备更好的采购优势,未来团队能够更专注于产品细节,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产品消费体验;在品牌建设上将进一步加强消费者心智建设与用户运营;在区域发展协调上,双方会在各自的优势区域持续深化布局,提升加盟门店效益。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分析称,零食很忙与赵一鸣合并后能快速形成巨无霸体量,规模效应得到非常好的支撑。由此,公司在议价能力、产业链完整度、品牌效应以及在资本市场的话语权等方面都会更强。“这其实就是资本在背后共同打造航母型量贩零食的典范。”

因此,有报道称,此次两家公司合并是黑蚁资本在背后推动的结果,不过黑蚁资本方面回应表示:“主要还是公司双方有意向达成战略合并”。

在资本入场之后,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都曾有过规模与收益的加速夸张期,这在新消费行业并不罕见。而面对持续投入的压力,寻求登陆资本市场、让资本获得退出通道,也是部分新消费品牌的共同选择。

今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零食很忙正考虑在内地A股市场或中国香港上市,可能募资1亿美元至2亿美元。就此,零食很忙方面曾回应称,关于上市、融资,公司目前暂无明确计划。

在与赵一鸣零食合并之后,上市计划被再度提及,零食很忙方面表示不便回复。

而此次合并,究竟是资本推动之下的“超”“强”联手,抑或行业入冬前的抱团取暖,还要从行业的发展现状说起。

02 零食黑马

近年来,量贩零食店已经成为万亿零食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增长通道,是红海中的蓝海。

据艾媒咨询数据,2010年—2022年,中国休闲食品行业市场规模持续增长,从4100亿元增长至11654亿元,预计2027年中国休闲食品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2378亿元。

另据方正证券近期研报,2022年以来量贩零食赛道加速开店,全国总店数从2021年的约250家增长至2022年的近8000家,2023年有望达到2.2万至2.5万家,总销售规模有望达到700亿元至800亿元,行业加速从南方地区向全国扩张。

对比来看,中国休闲零食市场已经度过了高速增长期,而量贩零食店则刚刚爆发出惊人的潜力。

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我国零食行业已经大体经历了三轮模式创新,并在以量贩零食为代表的新模式的推动下开启了第四轮更迭。

1.0时代是统一和旺旺等台资巨头的舞台,初代零食大王们采用“大单品+大生产+大渠道+大零售”的模式拿下全国市场,干脆面、牛奶糖、仙贝、雪饼、果冻、瓜子……大单品统治市场,横扫中小品牌,这是从无到有的时代,也是百花齐放的时代;

2.0时代伴随着新世纪一同开启,以香飘飘、有友为代表的新式企业开辟出全新品类并迅速站稳脚跟,尽管仍延续着大单品的思路,但以来伊份、良品铺子为代表的休闲零食全品类连锁店也开始出现,他们放弃了传统零食企业从生产到销售大包大揽的模式,开辟了“轻资产运营”的思路;

3.0时代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以旺旺、统一为代表的传统食品巨头纷纷逼近市值的最高点,电商的崛起催动了“人-货-场”的重构,三只松鼠、百草味等生而触网的零食企业迅速完成顾客与口碑的积累,唯快不破的互联网模式也为资本撕开了加入零食大战的缝隙;

4.0时代是新消费的时代,也是此前从未有过的大乱斗时代。当国潮风起,1.0与2.0时代的老牌巨头们也搭上了互联网与新零售的列车,3.0时代的互联网新贵们则将目光瞄准了线下,当所有参赛者都学着两条腿走路,全渠道、多元化、差异性成为所有零食企业的生存共识。

在产业环节越来越紧密、畅通的当下,传统企业放下身段、网生企业回归实体,所有参与者的发力核心,都在向消费者的本质需求回归。

与此同时,功能性食品、健康食品、健康零食等细分领域相继崛起,本质上是消费者带着需求主动寻求产品的市场,这也给行业带来了迅速爆发的红利。

这正是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所共处的时代:零食行业的竞争格局日新月异,对手层出不穷,没有永远的赢家,只有永恒的竞争。

就行业机遇而言,1.0时代的市场洼地难以重现,2.0时代的新品类金矿已被开采,3.0时代的底层轮动也无法在短期内重启,零食行业在品类方面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产业时期。

量贩零食店,正是未至终章的4.0时代中的一匹黑马。

“量贩”一词来自日语,“量”即分量,“贩”指低价销售,“量贩”即指利用低价实现规模化销售。具体到休闲零食领域,量贩零食店的核心逻辑在于以价换量、薄利多销,因此业界也将其称为折扣零食店。

(来源:零食很忙官方微博)

薄利的本质在于重新分配经营链条中各方的利润。传统的零售模式下,零食出厂后要在区域经理、市场销售、代理商、经销商、零售商等环节流通,每个环节的参与者想要分润,势必要层层加价,进而推高终端零售价。

量贩零食店的模式,就是要绕开中间环节,直接与品牌厂商或者更上游的代理商对接供货,通过自建一条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渠道,将原本属于经销商的利润让渡给终端消费者。

打通这条渠道,就能实现高效替代低效。

比如,连锁商超、KA渠道会向品牌收取高额进场费、条码费、店庆费、促消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这些后台费用势必拉高供应商的成本,供应商为保盈利只能选择涨价,最终推高零售价。而量贩零食店则削减了这些加价环节,进而降低终端售价。

此外,过长的账期会影响品牌方的现金流。在薄利多销的零食行业,稳定的现金流重于一切,因此量贩零食店会尽可能做到“现款现货”,实现高周转和快速迭代,在有效反哺品牌方产研销的同时,也提升了自身在品牌商面前的议价能力。

除了无账期的现金结算、无后台费用,撬动品牌商合作的核心还在于规模化的销量。

销量的关键在于门店数量。想在短期内大规模拓店,显然不能依靠直营,直营模式下店铺的所有成本都需要量贩零食商自己承担,烧钱在所难免,而量贩零食的生意本身走的就是低价模式,单个门店盈利能力有限,想靠自身力量让资金链灵活运转难度可想而知。

相较之下,加盟是更优选项。加盟的本质是集结外部分散的社会化资源实现扩张,在拓店的同时还能盘活资金链的运转。事实也是如此,如今的量贩零食店几乎都是以加盟模式实现门店扩张。

为了实现低价,量贩零食商也会自控毛利,比如零食很忙门店的综合毛利在18%左右,零食优选控制约在22%左右,相较之下,传统零食集合店良品铺子的毛利率则在35%左右。

对上游的品牌商,量贩零食商能保证规模化的销量;对下游的消费者,量贩零食商能提供远低于其他零售渠道的价格。这种互为支撑的模式伴随着门店的扩张形成良性循环,推动量贩零食商在零售市场一路狂飙,加速开店。

不过,量贩零食店的核心是“快”,这并不是绝对的壁垒。当产业进入白热化竞争阶段,其差异化只存在于运营能力的差距以及由入局时间决定的规模。随着入局的量贩零食商越来越多,竞争压力会将利润空间极限压缩,直至没有利润甚至亏损。

当入局者众,量贩零食店的区域性压力也开始显现。

在全国化布局之前,零食很忙主攻湖南,赵一鸣零食深耕江西,零食有鸣长居四川,老婆大人固守浙江。

以零食很忙为例,其所在的长沙是近几年的消费重镇,“走出长沙”的需求被外地消费人群高呼,但长沙品牌却显得相对犹豫,而在犹豫之间,遍布各地的本地化品牌成了彼此跨区域扩张的阻碍。

因此,通过品牌合并的方式将区域性市场进行融合,就成了短期内扩大规模优势的首选。

03 止损,反击

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尽管量贩零食店是红海中的蓝海,但其自身规模尚且有限,且无法独立于红海之外,必然受到红海的侵蚀。

新模式以颠覆者的姿态出现,势必要争夺老玩家的市场份额,量贩零食店对经销模式的替代是一场“效率革命”,通过极致的供应链效率为消费者提供“廉价好物”,从而替代掉旧有的低效业态,但这种异业替代难以在短期内将经销模式颠覆。

2023年上半年,“高端零食第一股”良品铺子营收39.87亿元,同比下降18.55%;“电商零食第一股”三只松鼠营收28.93亿元,同比减少29.67%;“休闲零食第一股”来伊份营收21.1亿元,同比下降8.75%;“炒货第一股”洽洽营收26.86亿元,同比几乎持平。

另有数据显示,2022年,赵一鸣零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2.15亿元、3844万元。今年上半年,随着赵一鸣零食通过加盟模式快速扩张,两项数据分别增至27.86亿元和7631万元,短短半年,门店数量翻倍(今年2月门店数量为1000家,8月门店数量突破2000家),业绩同样翻倍。

(来源:赵一鸣零食官方微博)

尽管零食很忙方面未披露具体的经营数据,但在今年8月,公司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去年零食很忙门店营收60多亿元”,这一数据也与其门店规模相当。

隐藏在这些数字背后的,是一场长达多年的野蛮生长、优胜劣汰,零食赛道上的同质化竞争难以内卷出一条长期制胜的稳赢路线,产品、产能、营销、模式的新路线被挖掘殆尽,合并未必是最优解,但一定是弯路最少的路线。

在以薄利多销为定位的量贩零食行业,“价格战”的趋势已经开始显现。但量贩零食是效率革命而不是价格革命,在本就薄利的行业打价格战无疑是一招七伤拳,最终苦的还是经销商,而头部品牌的整合或将扭转价格战的趋势。

同时,由于量贩零食行业竞争壁垒不高,不但中小企业蜂拥而入,零食行业的老玩家也在尝试分羹。

在筹备合并期间,赵一鸣零食投资方之一良品铺子转让了所持的全部股权,但这并不意味着良品铺子放弃了量贩零食赛道。今年初,良品铺子孵化了新品牌“零食顽家”,并以此加速入局量贩零食店。

方正证券最新研报提到,截至10月13日,零食顽家湖北省门店数超300家,月度开店数量超50家。“目前零食顽家加盟区域已覆盖湖北省全域,公司对门店选址及加盟商资质审核等较为严格,预计会保持稳健发展,公司线下门店运营经验丰富,拥有较为丰富的加盟商资源,且积累整合了较为优质的供应链,看好公司量贩零食业务发展。”

对于零食行业而言,零食很忙牵手赵一鸣零食,或许会加速中小企业的退出,但很难阻止头部零食企业的跨行;从相反的角度看,这轮行业洗牌反而是双方合并的推动因素之一。

对于两家企业而言,一个崛起于长沙,一个发迹于宜春,这两个市场在地理位置上非常近,势必会在走向全国的初期产生摩擦。

今年8月,赵一鸣零食创始人赵定在谈及和零食很忙的竞争时曾表示:“如果要去打的话,都是输家,没有赢家。”

由此可见,合并对于双方都是止损。

在这次合并官宣之前,零食很忙的门店主要集中在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江西、贵州等地;赵一鸣零食则深入江西、广东、广西、安徽,而迅速改变行业格局的好想来,则重点布局安徽、河南、山东、河北、江苏、重庆及福建等地。

大体来看,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合并之后,将与好想来形成南北对立的态势,下一步将是攻入对方腹地,实现全国化布局。

另一方面,万辰系门店数量已经超过4100家,合并之后的“忙鸣系”门店数量则直奔7000家,按照此前的开店速度,如果“忙鸣系”不再执着于品牌独立运营,中国零售行业继瑞幸之后的下一个万店品牌指日可待。

综上所述,尽管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的合并官宣并未透露太多关键内容,但合并的原因及影响已经非常明显。

一方面,双方合并可以加强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在行业内外的竞争态势中尽快建立规模化优势,进而实现一致对外的扩张及销售策略;另一方面,由于双方的合并略显仓促,只能在保持独立品牌的前提下尽快完成官宣,如何在这一前提下尽快完成分工与整合,避免内部竞争,将决定这次合作的未来走向。

正如赵定所说,平价零食店相当于七八年前的奶茶行业,竞争刚刚开始。

04 结语

如果跳出零食行业来看,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的合并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发展史上的典型案例。

在此之前,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美团网与大众点评、携程和去哪儿、摩拜与ofo、虎牙和斗鱼,都曾在行业大战后成为硕果仅存的头部企业,又在新的压力下选择联手。但在这些合并案例中,还未有过保持品牌独立运营、双方创始人团队共同管理新企业的成功案例。

而这些行业,都在头部玩家合并后迎来了“结局”。

本文转载自观潮新消费,转载请联系出处,点我查看原文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评论,请先 登录 or 注册
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欲了解历史信息,请切换至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