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盘点|2022,新式茶饮并购「求生」
植提桥 2023-01-03 965
2012年,喜茶通过一杯芝士奶茶,拉开了新茶饮的序幕。十年后,分水岭也来了。

本文为全食在线(ID: iallfood)原创

作者:全食在线

早在一年前,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就曾预判新式茶饮迎来了并购时代,今年这一趋势愈发明显。

降价,贯穿了新式茶饮2022年一整年;投资,成为了大玩家打造矩阵的共同选择;开放加盟,成为扩张的新途径。

从目前竞争格局来看,喜茶、奈雪放下身段,直接给了中端品牌们压力;下沉市场中,蜜雪冰城依旧独霸天下;瑞幸虽说属于咖啡,但其对手早已不是星巴克,而是越来越卷的茶饮玩家们。

当产品类似、价格趋同,新式茶饮品牌们开启了供应链和门店之争。新式茶饮没有神话,新的一轮洗牌正在发生。

01一线茶饮忙投资

年末,奈雪以5.25亿元收购了乐乐茶43.64%股权,成为了新式茶饮今年最大的一笔投资,也将曾经三足鼎立的高端茶饮局面改写。

该投资事项完成后,奈雪将成为乐乐茶的第一大股东。而乐乐茶也将成为奈雪的联营公司,并继续维持独立经营,即乐乐茶仍将保持“品牌不变”“团队不变”“运营不变”。

在被奈雪收购之前,乐乐茶已经2年没有新的融资。按照此交易价格计算,乐乐茶的最新估值在12亿元左右。相比观潮新消费2021年获悉的40亿估值,奈雪也算抄底成功。

奈雪方面表示,乐乐茶作为现制茶饮行业头部企业之一,尤其在华东区域有较好的品牌实力和消费者认知。投资完成后,奈雪在门店拓展、供应链、数字化与自动化、内部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将可赋能乐乐茶,帮助其进一步取得增长,进而为公司及股东提供良好的投资回报。

奈雪这几年的成绩一直都不理想。2021年,奈雪的茶营收为42.96亿元,亏损额度达到45.25亿元。今年上半年,奈雪的茶收入较去年同期下滑至20.45亿元;经调整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的4820万元降为今年上半年的亏损2.49亿元。

内部无法造血,奈雪急需从外部获得增长曲线。

焦虑的也不止奈雪。从去年开始,喜茶、蜜雪冰城、茶颜悦色等奶茶品牌纷纷做起了投资。尤其是喜茶买买买上瘾,从咖啡到奶茶再到预调酒等等,连投十几家。


图源:全食在线

观潮新消费根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从去年至今,新茶饮品牌对外投资事件约22起,喜茶对外投资最多,奈雪其次。多数投资都配合公司发展,试图打造多品牌矩阵,协同发展。

可以看到,茶饮品牌们也不再拘泥于产品和价格的拉锯战,正通过各种方式自我升级。

最明显的是,新茶饮头部品牌都不约而同地成立了投资公司。今年2月,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和财务负责人邱咏贤共同成立的一家投资合伙企业,完成了对新茶饮品牌苏阁鲜茶的投资。12月13日,喜茶再次增持苏阁鲜果茶,合计持股比例达到了70%,实现了对其控股。

奈雪紧随其后,今年3月,成立一家投资公司——美好自有力量。此外,日前,奈雪的茶还联合消费、科技领域知名投资人发起设立初芽创投基金公司,主要投资领域为大消费和泛消费创新科技赛道。

另一边,蜜雪冰城也没闲着,去年就成立了投资公司。但相对于喜茶和奈雪出手谨慎很多,更多是孵化自有子品牌。

头部茶饮品牌外,柠季、书亦烧仙草对外也有简单的投资布局,都是通过投资进入到咖啡赛道。

围绕着“喝”的生意,新茶饮品牌们开始广泛“狩猎”,竞争中也有了联盟的意味。

02 新式茶饮“花样求生”

一方面是生存的压力,另一方面是实力强大的竞争对手,2022年,不少腰部茶饮品牌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尤其是今年,茶饮行业又卷又集中。有数据显示,前50名的茶饮品牌开了近10万家门店,拿走了近千亿的市场规模。

其实,不论是喜茶、奈雪降价,还是茶颜悦色、COCO涨价,背后都暗含着难言之隐,以及一场涌动的暗战。大品牌不好过,小品牌更可想而知。

瑞幸也给了大家灵感。尤其是今年,新式茶饮们也通过投资或是孵化子品牌,将咖啡发展成为新的增长点。

不止是简单在门店增加咖啡产品,越来越多茶饮品牌开始孵化咖啡品牌。今年8月,茶颜悦色的鸳央咖啡在长沙五店齐开;两个月后,7分甜打造的轻醒咖啡在苏州亮相。

图源:全食在线

据窄门餐眼数据调查显示,蜜雪冰城旗下的幸运咖2022年新增加盟门店数为801家,门店数已超过1400家。

凭借自身优势,新茶饮以差异化、创新力“吊打”传统咖啡,成为咖啡市场当中的“新搅局者”。也可以看到,新茶饮进入咖啡赛道后,咖啡的品类更加多样化。

  茶饮品牌咖啡化的同时,新式咖啡也在奶茶化。奶茶和咖啡的融合已成趋势,同质化更多,竞争对手也成倍地增加。

  从小众水果、风味牛乳到越来越多的小料搭配,品牌们也意识到消费者们越来越挑剔,自身也无法提供持续的惊喜感。

爆款难造、增量难寻,下沉、出海,成为新的解法。

年初,喜茶先降了价格,年尾,又放开了加盟。据喜茶方面公布的信息,喜茶将在非一线城市以合适的店型开展事业合伙业务。这也意味着,喜茶开始有计划地下沉铺店。

下沉也早有迹象。近一年来,喜茶已陆续进入哈尔滨、长春、淮安、龙岩、襄阳、临沂等新城市。

如今的喜茶,早已不是当年的“高价”喜茶。不得不说,降价、下沉开店、拉低消费门槛等方式,是喜茶抢夺用户、站稳市场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但加盟商的管控问题仍是横在茶饮品牌面前的一道大坎。不同于咖啡的标准化,茶饮的供应链、原料品质、卫生等问题都更难把控。突破万店的蜜雪冰城,就因食品安全问题隔三差五“翻车”。

再加上,加盟体系建设和品牌建设方面有很多仗要打,如何培养、吸引多样化的专业人才,以及提升企业的品牌建设能力、运营管理能力和加盟管控能力,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此外,今年新茶饮品牌们也纷纷发力短视频、直播。短视频平台上,喜茶、奈雪大力推活动,书亦烧仙草、古茗、茶百道等腰部茶饮品牌紧跟入局。据茶百道公开发布战绩显示,2022年,其品牌在抖音持续成长,多次斩获数千万级的直播业绩。

茶饮市场是出了名的热闹与残酷。新玩家不断入局,前有劲敌,后有追兵,玩家们想尽招数,试图博得消费者认可。

03 分水岭

头部茶饮品牌的种种动作背后,是所有茶饮玩家们越来越深的焦虑感。

曾经茶颜悦色固守长沙是因为创始人吕良内心的“恐惧感”,这两年慢慢走出来,则是生存的“恐惧感”。

“为了企业自救,我要带着团队去更大的市场‘打粮食’。”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曾表示:“长沙之前开店的密度太高,疫情的反扑让我们只得向现实低头。我们要保住想奋斗小伙伴们的饭碗,只能走出去。走出去可能打到粮食,不走出去就真没粮食了。” 

图源:全食在线

去年以来,高端茶饮市场的销量整体出现疲软态势。年轻人的消费更为谨慎,从整个新茶饮市场来看,增速放缓已是大势所趋。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1新茶饮研究报告》,2021年新茶饮的市场增速从2020年的26.1%放缓至19%。在未来两三年增速将阶段性放缓,预计增速在10%~15%之间。相较于第一阶段的飞速增长期,新茶饮赛道已进入市场竞争的红海阶段。

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使得茶饮市场的更迭与升级已经到达了数字化转型升级的节点,头部新式茶饮品牌信息化布局基本完成,头部品牌通过数字化转型及反向定制上游供应链来把控产品质量和运营。

头部玩家的实力毋庸置疑,在技术、供应链上吊打二三线品牌,这也是其有勇气降价的根本。

中端现制茶饮市场,因受众广、市场规模大,竞争也最为激烈。单一的提价或降价,无法真正解决新茶饮的难题。对于新茶饮品牌而言,更长效的还是改变同质化竞争、提升供应链能力、精细化运营。

还有不可忽视的跨界者也在不断增加,邮局、同仁堂、童涵春堂、张仲景大药房、华北制药等国药老字号纷纷跨入了新茶饮赛道。虽然他们对大格局产生不了质的影响,但毕竟分散了消费者的注意力。

此外,新老品牌也在半场相遇今年5月,新式茶饮品牌小满茶田宣布和满记甜品完成合并,并入满记甜品母公司智港集团,并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

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卷,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新式茶饮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茶饮背后的供应商都在今年接连上市了。

04 结语

2012年,喜茶通过一杯芝士奶茶,拉开了新茶饮的序幕。十年后,分水岭也来了。

在喜茶开放加盟、奈雪携手乐乐茶之后,两大新茶饮巨头已然走向了差异化的发展路线:喜茶通过投资打造矩阵,并通过加盟逐渐下沉;奈雪结盟乐乐茶,巩固华东等主要区域,强化直营。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奈雪的茶全国门店数突破1000家,成为新茶饮行业规模第一的直营品牌。

2022年新式茶饮行业市场规模超过2900亿元,全国约有门店45万家。千亿的茶饮市场仅有一家奈雪的茶上市显然不够,蜜雪冰城在准备,喜茶也不会落后。

奈雪收购乐乐茶或许只是开始,市场整合正在加剧,品牌群雄竞逐,创新推动着行业向前。

本文为观潮新消费原创,图来源F转载请联系。年终盘点|2022,新式茶饮并购「求生」

加入微信群

关注公众号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评论,请先 登录 or 注册
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欲了解历史信息,请切换至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