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巴甜“翻车”?减糖到底靠什么?
植提桥 2023-07-03 2479
无糖 巴甜 世卫
你还会买含有阿斯巴甜的产品吗?

文:Maggie

阿斯巴甜登上了热搜。

6月29日,据媒体报道,世卫组织下属国际癌症机构(IARC)或在7月将阿斯巴甜列为“可能对人类致癌的物质”。IARC或将阿斯巴甜划分为2A类或者2B类致癌物,其中2A类致癌物(要尽量避免接触),如红肉;2B类致癌物(无需过度紧张,只有大量接触和长时间接触可能会增加致癌风险),比如手机辐射等。

作为合成甜味剂的代表之一,阿斯巴已经广泛应用众多的饮料、零食等领域中,像无糖可口可乐、百事无糖可乐等配料中都有它。在新闻爆出后,国内两家企业立即进行了回应:元气森林表示,公司全线产品不含阿斯巴甜;奈雪的茶表示,在2022年11月,奈雪的茶已经宣布全部产品使用升级的天然代糖“罗汉果糖”。与此同时,今日,几家天然甜味剂生产供应商的股价也纷纷涨停,截至截至午盘,保龄宝、莱茵生物、三元生物涨超9%。

那么阿斯巴甜的应用到底有多广泛?哪些产品中可能会有阿斯巴甜?未来替代阿斯巴甜的甜味剂又有哪些?

01、阿斯巴甜的应用有多广?

阿斯巴甜是什么

阿斯巴甜是一种合成的甜味剂,学名天门冬酰苯丙氨酸甲酯,化学式为C14H18N2O5。由氨基酸苯丙氨酸和天冬氨酸与甲酯组成。食用时,甲酯分解成甲醇,甲醇可转化为甲醛。于1981年作为低热量甜味剂进入市场。

阿斯巴甜是一种甜度高、不易潮解、不会导致龋齿,且糖尿病患者也可食用的甜味剂。热量低、甜度高,因此在饮料、药制品、无糖口香糖中,很快得到了应用,主要用于替代蔗糖。

阿斯巴甜的应用现状

目前,阿斯巴甜在包括我国、美国、澳新、英国、日韩等等90多个国家和地区允许使用,已经在6000多种产品当中进行应用。包括前面提到的可乐等众多的饮料;无糖果冻、无糖口香糖、无糖硬糖、以及低糖或者无糖的其他产品,如番茄酱、调味品、儿童用的药物和维生素等等。

我国出台的食品添加剂国家标准GB2760-2014中对阿斯巴甜的应用范围和剂量进行了规定,根据这一标准,阿斯巴甜在我国可在胶基糖果、蜜饯、甜点、酸奶、风味饮料、冷冻饮品、面包、水果罐头、膨化食品、腌渍的蔬菜、乃至醋等共计66个食品类别中使用。

根据食品添加剂国家标准GB2760-2014整理

使用剂量请参考该标准的具体要求

制图:植提桥

市场规模

虽然阿斯巴甜的使用范围是比较广泛的,不过在市场当中,阿斯巴甜的使用占比并不是非常高。根据中研网的数据,我国目前的甜味剂市场是以包括阿斯巴甜、安赛蜜在内的人工甜味为主,从人工甜味剂的市场结构来看,阿斯巴甜的占比为12%。

QYR(恒州博智)的统计及预测, 2021年全球阿斯巴甜市场销售额达到了3.9亿美元,预计2028年将达到4.6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CAGR)为2.1%(2022-2028)。

在上游市场,我国是全球阿斯巴甜的主产区,在2021年,产能已经达到了2.6万吨,占全球规模的73%。因此,如果阿斯巴甜在7月被IARC列为“可能对人类的致癌物质”对国内阿斯巴甜的生产制造商将会带来不小的影响。

不过数十年间,有关阿斯巴甜等合成甜味剂的健康隐患已经有众多的研究进行了披露,无论是从市场增长趋势还是健康角度或者产能来说,长远来看,阿斯巴甜的市场衰退将会是一个趋势。根据市场调研机构沙利文的数据,2015年-2019年,阿斯巴甜和安赛蜜在国内使用量很大,但由于阿斯巴甜的健康问题,产量逐渐缩减,年均复合增速为-14.1%。

而世卫组织的决定,或可进一步加快阿斯巴甜的替代趋势,那么哪些甜味剂有潜力替代阿斯巴甜?

02、阿斯巴甜替代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像阿斯巴甜这样的合成甜味剂,在健康方面的争议已经持续了较长的时间,近年来随着天然甜味剂在市场当中的应用,如赤藓糖醇、罗汉果糖等,市场应用趋势和两大类甜味剂的应用增速来看,天然甜味剂已经超过了合成甜味剂。

因此阿斯巴甜的替代,我们认为将会是以天然甜味剂为代表。

罗汉果糖

图源:摄图网

罗汉果糖是罗汉果果实的提取物,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奈雪的茶已经在全部产品中使用了罗汉果糖,这也让罗汉果糖的市场认知得到了提升。

从性能上来看,罗汉果糖的甜度是蔗糖的300倍,同样不产生热量,不会引起血糖变化,并且在口味上,它的味道也更接近蔗糖。不过,罗汉果对种植区域有较高的要求,这导致短时间内大规模扩张和大量稳定供应是一大挑战,因此它的成本相较于合成甜味剂也是要高一些的。

目前在国内,生产罗汉果糖的企业主要有华诚生物和莱茵生物、吉福思、湖南绿蔓等;华诚生物和莱茵生物两家企业均在通过育种技术、种植技术突破罗汉果的种植局限;其中莱茵生物还与江南大学就罗汉果甜苷等天然甜味剂多个成分的微生物合成技术开发达成战略合作。据市场调查机构SPINS数据,主要甜味剂中,罗汉果糖在2021年取得了20%的市场增长率,增速之快也印证了消费市场对它的青睐。

参考阅读:ChatGPT如何看待罗汉果糖?罗汉果糖距离成为下个赤藓糖醇有多远?

甜菊糖

甜菊糖是从菊科植物甜叶菊的叶子中提取出的一种糖苷,在海外市场的应用,增速非常快。从性能来看,甜叶菊同样具有高甜度、低热量的优势,它的甜度是蔗糖的200-300倍,热量只有蔗糖的1/300,且摄入后也不会被人体吸收。

不过甜菊糖的后苦味是一大挑战,这也是它没有大规模应用的原因之一,企业也正在通过技术手段进行解决,例如,莱茵生物便通过酶改方式开发了无后苦味的甜菊糖苷产品、谱赛科通过育种技术来生产类似蔗糖口味的甜菊糖。目前,国内布局甜菊糖的企业很多,包括晨光生物、莱茵生物、浩天药业、谱赛科等。

从市场角度来看,此前可口可乐、元气森林、统一(小茗同学)都曾推出过含有甜菊糖的饮料产品,但热度并没有超出预期,这意味着甜菊糖在市场应用上或许还有待不断探索。

参考阅读:代糖市场激战!谁有望成为下一个赤藓糖醇?

L-阿拉伯糖

L-阿拉伯糖通常是以杂多糖的形式存在于水果、粗粮皮壳中,它具有较高的酸/热稳定性,味道与蔗糖非常相似,甜度约为蔗糖的50%左右,是从玉米中提取的。早在2008年它已被我国批准为新资源食品,使用范围为各类食品,但不包括婴幼儿食品。

L-阿拉伯糖与前面提到的这些甜味剂相比,它的不足之处在于甜度低。近年来已经开始有企业推出了使用该甜味剂的产品。

上游市场,我国目前能够提供L-阿拉伯糖的企业有唐和唐。

D-阿洛酮糖

阿洛酮糖是一种存在于植物的稀有糖,它的甜度是蔗糖的70%,每克只有0.4卡路里,它同样也不会提高血糖或者胰岛素。目前,阿洛酮糖在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等地获得了法规批准。

从性能上来说,它也是替代阿斯巴甜很好的选择。尤其是在烘焙领域,许多天然甜味剂存在不支持美拉德反应、质构等问题,而阿洛酮糖却可以很好的替代蔗糖在该领域的应用。

目前,在全球市场,阿洛酮糖的增速很快,据Allied Market Research的一项研究,预计到2030年,阿洛酮糖市场的年增长率将达到10.1%,达到近3.9亿美元。

在国内,目前阿洛酮糖还未获得法规的批准,现在还无法进行使用。但在2023年5月初,D-阿洛酮糖生产工艺的非常重要的酶制剂D-阿洛酮糖-3-差向异构酶已经获得法规身份。植提桥预测2023年下半年,该原料会获批新食品原料身份。目前已有很多企业在生产或已经在布局D-阿洛酮糖原料生产,如中大恒源、安徽金禾、北京瑞芬、百龙创园等。

赤藓糖醇

赤藓糖醇之所以放在最后一个出场,是因为讲过了前面的种种甜味剂,或许你已经能够看出来赤藓糖醇为何会是当前市场中较为主流的选择了。

赤藓糖醇存在与多种食物当中,如葡萄、梨、西瓜等,现在的赤藓糖醇原料主要来自生产葡萄糖的玉米淀粉糖和玉米等。它在进入人体后不参与糖的代谢,几乎不会产生热量、引起血糖变化,具有零热量、零糖、耐受度高等特点。

相较于前面提到的众多甜味剂,综合性能、成本、供应链稳定、与消费市场需求匹配、法规审批等因素可以看到,目前赤藓糖醇是一个比较理想的选择。因此在经过元气森林的助力之后,赤藓糖醇的市场需求增速出现了高速增长。仅2020年一年,国内赤藓糖醇的需求量就增长了273%;沙利文数据预测,2022年全球赤藓糖醇需求量为17.3万吨,2024年将达23.8万吨,期间复合年增长率为22%。

不过由于需求量的上涨,赤藓糖醇上游原料产能在2021年低到2022年出现了跨越式的扩产,这也导致赤藓糖醇的价格直线下滑。对于上游市场来说,还需要不断扩充新的应用途径和方向,才能保证利润率。

而除了赤藓糖醇外,其他糖醇类的原料如木糖醇、麦芽糖醇等也可在一定程度替代阿斯巴甜。

03、从未停止的博弈

其实这么多年,合成甜味剂与天然甜味剂的博弈一直没有停止过,在上个世纪70年代,当甜菊糖苷刚从中国市场产生的时候也有受到阿斯巴甜系合成甜味剂的“挤压”,无论如何,希望更多的品牌能够敬畏消费者的健康。

纵观食品饮料市场,减糖已经成为一个大趋势,并且正在从饮料延伸到更多的产品当中,比如甜点、零食等方向。随着消费者对于各类甜味剂的认知度提升、以及天然甜味剂的普及和行业发展,人工甜味剂的竞争力相较于天然甜味剂的短板正在不断显露,未来天然甜味剂将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评论,请先 登录 or 注册
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欲了解历史信息,请切换至老网站!